《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的节操值多少钱》里富商廖凯原到底是谁?

近日,一篇名为《北大清华复旦交大的节操值多少钱》的文章刷爆了各大社交媒体、网络社区。文章作者是虎嗅网、知乎专栏作者伯通(新浪微博@伯通李 认证身份为陌陌科技公关部副总监),于9月14日发布在虎嗅网、知乎和新浪微博,直指国内四大名校因接受美籍印尼华裔富商廖凯原(Leo KoGuan)捐赠,或聘任其位教授,或为其开设课程、举办讲座,或设立中心,而廖凯原只是“民科水平”,其研究“更是不着边的玄幻文学,纯属中国特色的神话”。
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通过调查发现,清华大学、北京大学确实分别于2011年秋季、2012年春季为廖凯原开设了《法治和天命科学观框架下的天命人》选修课程,并在法学院官网下发了选课通知。至于目前仍在上课与否,两校法学院的教务人员以“不清楚”回复了澎湃新闻记者。而据两校法学院在读学生反馈,近两年再未听说学院有这门课程。
另外,廖凯原在四所学校的头衔分别为:清华大学名誉校董、清华大学法学院凯原中国法治与义理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学名誉校董、北京大学廖凯原中国法治与义理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校董、复旦大学法学院名誉教授、复旦大学法学院凯原法治研究中心主任;上海交大校董、上交凯原法学院名誉教授。并且多次在包括四校在内的全国各高校进行讲座,内容涉及黄帝的科学法治观等问题。
廖凯原其人和他“石破天惊”的研究
廖凯原是出生在印尼的美籍华裔,公开资料显示,他先后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国际语公共事务学院的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和纽约法学院(New York Law School)法律博士(Juris Doctor)学位,是美国国际软件屋公司(Software House International)的创始人兼CEO,也是“世界经济论坛”的赞助人,“美国亚洲协会”的赞助人兼董事,2005年“博鳌亚洲论坛”的主要赞助商之一。
其获得法律博士学位的纽约法学院,并非我们熟知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ersity)法学院,而是纽约州的私立学校,在韦伯麦特里克斯网全球院校排名位列4200名(2015年1月),而在全美法学院的排名也在100名之外。
并且,法律博士也与法学博士(S.J.D)天差地别,亦有译为法律职业博士、法律专业博士。在学术惯例上,法律博士和其他专业学位一样,并不等同博士学位,这个惯例已于世界上多间大学以明文规定。在香港中文大学法律学院对其法律博士课程的网页简介上便指出“法律博士一般被认为是一个修课式硕士学位”,在资历架构中属于第六级别,属“硕士、学士后文凭、学士后证书”之级别。而在非官方的认定中,甚至有认为法律博士仅仅等同于本科学位的一派。
伯通在《北清复交节操》一文中贴出了廖凯原近年部分研究成果:《云中的天命人》《轩辕召唤:轩辕4712中华共识》《中国梦就是轩辕大同》《轩辕反熵运行体系2.0》《黄帝范例:轩辕反熵运行体系》《关于时间和“我”的沉思》《比特是万物,万物是比特》《天命人及万物创造和分配原则》《中国法治与义理科学观的反熵运行体系》。
在知网上,澎湃新闻记者也看到了廖凯原的一些研究成果,如《<黄帝四经>新见:中国法治与德治科学观的反熵运行体系》。
伯通试着解释了下廖凯原的一个理论:比如,其自创的名词KQID,即“凯原量子信息力学”的定义,是这样的——比特是万物,万物是比特,认为万物皆为Ψ这一复杂的四向量坐标。KQID源自伏羲-轩辕的数字八卦、毕达哥拉斯之“一切皆数字”、信息做功的麦克斯韦思想的实验、还有兰道尔所说的信息(比特)是物理(万物)的原理,其中一个比特≥k⊙ln2=mc2(平方),k是玻尔兹曼常量,⊙是温度,ln2是0.693147181,m是质量,c是真空中的光速。因此,根据爱因斯坦的理论,比特是能量,能量是物质(万物)。弗郎克·韦尔切克在《存在之轻》一书中证实:“夸克和胶子……体现了思想……是数学上完整和完美的物体……这些物体遵循胶子方程。万物就是比特。”KQID规定了比特范式,在如哺乳动物大脑般运作的万物范式之上,如大脑皮层般运作。“自从发现了凯原量子信息力学(KQID)后,我们如今已经知道了我们是谁、由何组成、如何被创造和分配、以及为何存在。”
鉴于理论过于高深,伯通为读者归纳总结了廖凯原研究的中心思想,如“轩辕黄帝是人类的首位领袖、科学家,也是法治的缔造者。轩辕之道应成为治国之道”、“重新设立轩辕纪年,公元2015年应称为轩辕4712年”……
网友:冠名可理解,开课不能忍
在世界范围内,尤其是欧美,富人回馈社会,进行慈善和公益捐赞是一种传统。廖凯原接受的是美国教育,也是非常热衷于慈善活动。他的出身兼容了美国、印尼和中国三国的元素,却独独对中国内地的教育事业情有独钟。
非完全统计,从2005年捐给北京大学5320万元人民币建设了政府管理学院新大楼(廖凯原楼)后,到目前为止,他为北大、清华、复旦、上海交大捐款总额不下6亿元人民币。
如同邵逸夫一样,这些捐款、赞助换来的就是冠名权。虽然廖凯原接受的是美国教育,但是他却没有继承美国富人、校友对高校的赞助模式:赞助人很多时候是匿名赞助,即使冠名,一般也是冠以学者或已故亲人的名字,鲜有冠以本人名字的情况。并且廖凯原的冠名不仅限于冠名大楼,还包括了学院,冠名上海交大法学院曾经轰动一时。
而和邵逸夫不一样的是,廖凯原赞助的回报还不限于冠名一项。
事实上,赞助后而冠名在国内已经是一种通行做法,且不论如何冠名,这一问题也得到了网友们的理解。但让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是,北大和清华竟然为他开课讲学。知乎网友林华就说,“大学出售冠名权是可以理解的,无法接受的是为明显是胡诌的理论站台。”
根据清华大学法学院官网显示,2011年6月23日,清华大学法学发布了客座教授廖凯原《中国法律思想史专题:在法治和天命的框架下》选课通知。该课程为选修课,对象为本科生,1学分,一共授课8次,每节课1个小时35分钟。因为课程并没有纳入到学校选课系统中去,故是以通知形式下发,而选课方式也是通过邮件回复。澎湃新闻记者电话联系到清华大学法学院教务处,工作人员称刚刚入职一年,并不清楚相关事宜。
随后,2012年春季学期,北京大学也开设了同样的课程,同样没有进入学生选课系统而以通知形式下发,但在目前仍可在选课系统中能够看到课程介绍。与清华不同之处在于,北大的这门课为2学分,并且除本科生课程外,还有硕博课程。一位在读的大四北大法学院学生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2012年秋季学期以后就再没有过这个课。
而在人人网上,资料显示为北大法学院2011级法学院学生的张康乐一篇《北京大学廖凯原教授<法治和天命科学观框架下的天命人>选课通知》日志(2012年8月25日)中,称“首先要说我选了觉得真心收获很大,算是在P大上了五年课收获最大的课程之一(收获最大的课程=有收获的课程<3门...)。受助教师姐之托,四处扩散传播。也麻烦诸位四散传播~”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这门课在北大授课一个学期后,至少是有希望再继续开一个学期,至于开没开成,暂时并不清楚。不过现在在北京大学主页上,我们仍可以看到这门课的课程名称。
北大法学院行政秘书黄晨对于澎湃新闻记者北大法学院是否曾开设该课程的问题,表示“好像有”,但具体情况需要向教务方面了解。记者几次拨通北大法学院教务处的电话,处在无人接听状态。
成立研究中心,广招奇人
除了开课,让廖凯原讲授诸如“轩辕反熵运行体系”之外,北大、清华、复旦都为其成立了研究中心。据复旦法学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行政人员说,复旦法学院的凯原法治研究中心“基本空挂”。
而清华大学法学院的凯原中国法治与义理研究中心,则在2014年6月份聘任了首批研究人员,其中作为顾问的湘潭大学教授余明光曾在2013年获得过首届“凯原轩辕奖”,其对《黄帝四经》颇有研究。
而在2014年底时,清华该中心还聘任了“国学家、养生专家”张其成为研究员。2015年3月,张其成在全国政协第十二届三次会议上提案,要求设立轩辕纪年。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廖凯原在学校之外的活动也登上了北大和清华法学院的主页,并且在公元时间后标注上了“轩辕4712年”。“打开廖教授的演讲PDF,你会遗憾地发现‘虽然都是汉字,我竟然可耻地读不懂’,有微信公号给起了这样一个标题:《99%的法律人看不懂的法学论文》。”伯通在文章中写道。
中国顶级大学的学术表现:我没有钱,我不要脸?
目前学界公认的中国信史仅仅到商朝为上限,之前的夏朝、上古帝王,除了口口相传的传说以外,没有任何史料可以佐证。
“甲骨文里并没有关于黄帝的记载,各类确证写作时间在春秋时代之前的文献,如《尚书》周初八诰、《诗经》等也没有黄帝的踪迹。“黄帝”之名最早出现于战国齐威王时代的陈侯因齐(即齐威王)敦铭文中,即所谓“战国前无私家著作说”。据北京语言文化大学文学博士方铭论证,《黄帝四经》不是传说中的黄帝所著,其成书大约在战国中期,约公元前四世纪左右。《黄帝四经》是战国时托名黄帝的众多著作之一。”伯通评论道。
在网友一片挞伐和嘲讽的评论中,以诸如“轩辕反熵”“轩辕科学观”此类的观点在课堂上传授学生,学生的反应如何呢?知乎一位自言曾上过该课的匿名网友说,“这个东西有没有人信?除了他自己,包括校方、学生、他的秘书,也没有啥人相信,基本就是大家一起陪廖先生玩一下。校方为了拉赞助,学生为了人脉和奖学金,秘书这就是本职工作。”
该用户认为,“总的来讲,廖是个有点疯疯癫癫但是热爱教学生也热心教育的好人。一个中文都不太会说的外国有钱人,不远万里每礼拜飞来一次教教课撒撒钱修几座楼,这是什么精神,还要什么自行车…”
另一位名为罗辑的知乎用户说,“说真的,我觉得挺好的。一个暴发户,业余爱好不是赛马,不是赌博,不是吃喝嫖赌抽,而是捐资助学,而且本人对学术还很有兴趣,虽然胡言乱语,但是也没什么实质上的坏处。”
学生和网友对一个富豪的赞助义举后的一点“个人爱好”加以考虑,但是如果我们从中国高校的角度来看呢?近些年,类似廖凯原这样的“赞助型学者”走进校园并不是孤例。
2013年时,资和信集团总裁、亿万富翁王吉绯,携其《万有能量的哲学原理》试图登陆北大展开“全国大学巡讲”了。但最终被北京大学青年天文学会的成员奋力反对而作罢。
王吉绯虽然失败了,但有人成功了。举了几个例子后,伯通在文中评价:“中国顶级高校在学术尊严上的表现,正应了那句歌词:‘我没有钱,我不要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