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况味

秋天,天地玄黄,草木流金,秋林醉染,雅菊娉开,桂子飘香,令人如痴如醉。

 

秋天,从不薄凉,从不悲怆。秋天的况味,是浓重温暖的;秋天的颜色,是炫彩温馨的;秋的心情,是沉静含蓄的。

 

悠悠天地,四时轮转,世间万象随季节变化,春的朝气蓬勃,夏的艳烈逼人,冬的枯槁凋零,仔细品味起来,各有各的美与韵,各有各的绝与妙。

 

 

 

四时之中,最喜爱秋天,喜欢秋林漫山尽染的大气磅礴,喜欢白云朵朵的秋高气爽,喜欢秋水共长天的辽远旷廓,喜欢皎皎秋月的幽幽清辉,喜欢秋韵里蕴藏的诗情画意与无量哲思,就像火车象征着梦想,让人想到远方,而秋天则代表着成熟丰盈,让人不由地想到深广与厚重。

 

秋天,自古以来,诸多的文人墨客,大多提笔着墨为悲凉、凄楚、萧索、肃杀。自古逢秋悲寂寥,何事秋风悲画扇。其实,花落地,叶飘飞,并不只是代表生命的枯萎,更诠释着繁华过后的潇洒与从容,更预示着生命又一轮崭新的开始。

 

 

 

秋天,是金色的,是带着金属质感的,沉而稳稔,静而幽深,像极被烟火熏黄的腊味,香且入味。所谓静水流深,所谓昂头的稗子低头的穗子,道尽了秋的丰硕与深邃。

 

秋天,是熏人醉的,不说瓜果飘香,不说橙红橘绿,就说那叠翠流金、万山红遍、层林尽染、五谷丰登、春华秋实,就足够撩人。林语堂将秋比作:又醇又老的酒酿,红光灸发的雪茄、微微哗剥响的鸦片、用过二十年的烂字典、用过半世纪的书桌、一块老气横秋的招牌,甚至一只熏黑的陶锅在烘炉上用慢火炖猪肉时所发出的徐吟的声调。

 

 

 

 秋天,更是安静的,温良如玉般安静,就像如兰似菊的女子或男子,不显山,不露水,不轻狂,不张扬。在这宁静的季节里,没有蛙鼓蝉鸣的喧嚣,没有蜂飞蝶舞的干扰,晴好爽朗的天空,唯有蜻蜓翩翩飞,与秋虫共同演奏唱响优美动听的秋日恋歌 

 

秋天,是思念的季节。某个秋日的午后,不烈不暴,不阴不翳,不冷不热,刚刚好,慵懒中有温软,恬淡中有温馨,念伊人如斯。

 

 

 

岁月,沧桑了容颜,却也从容了心智;光阴,磨砺了意志,却也丰厚了底蕴;流年,染上了风霜雪雨,却也学会看淡了世间浮华。

 

走过春之躁动,走过夏之热烈,历经秋之沉敛,却也喜欢上了恬淡悠闲的生活。未来静好的岁月里,只想揣一怀暖阳在心,像静美之秋叶,不慌不忙,不悲不喜,安之若素地走过余年。

 

 

 

纪伯伦说:如果有一天,你不再寻找爱情,只是去爱;你不再渴望成功,只是去做;你不再追求成功,只是去修,一切才真正开始。是的,来到生命之秋,真正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人活一世,生命之秋不应该是落寞和凄凉的,生命底蕴的积淀浓缩沉实,生命的色彩如秋色一般纯熟浓重、厚积薄发,无限风光在秋之巅峰。

 

 

 

听一曲秋日的私语,谱一阙秋日的诗篇,品一回秋日的况味,给有限的人生旅程多采撷些光阴的清喜与欢愉。季节转换,山河依旧,人间飞鸿几度,往事付东流水,不语忧伤,不言离殇,让时光永如初见,此去经年,唯愿,光阴中打磨的你我,永远停驻在最美华年。